太原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高物价下没有真正的赢家

发布时间:2019-11-10 22:34:15 编辑:笔名

高物价下没有真正的赢家

最近就物价问题在基层采访发现,部分农副产品价格的快速上涨,使某些环节的利润空间拉大。但包括这些获益者在内,人们对物价在某一时段的快速上涨普遍持反对态度,希望物价水平随经济发展平稳地提升,以保证生产者、加工经营者及消费者的共同利益。

从事种养的农民发财有点“心慌”

2007年以来的物价上涨,农副产品是主要“领涨者”,其相应的种植者与养殖者成为涨价利益的最大获得者。以生猪为例,正常年景,一头肥猪的平均利润在200元左右,但去年以来,农民育肥一头猪的利润已经上升到三四百元,高的甚至达到七八百元。  在基层调查发现,因为赶上农副产品大幅度涨价,一些农民特别是一些大规模养猪的农民几乎是“一夜暴富”。山东省肥城市老城镇罗窑村村民罗光顺就是其中的“暴发户”之一。去年以来,他已卖了600头肥猪,平均每头赚三四百元;卖了上百头品种母猪,每头卖3000元左右;卖了一窝小猪,成本1500元,收回一万元。匡算下来,一年的收入有几十万元。在村委会简陋的办公室里,罗光顺算着一笔笔收益账,脸上泛出红光。罗光顺从1992年开始养猪,好的年景,一年能挣三五万元,差的年份,一年也赔过三五万元。他的邻居告诉,他这一年挣了过去十几年的钱。  花生种植户徐青松,是花生油价格上涨的得益者。徐青松所在的山东省莒南县十字路镇兴隆店子村,共有2100亩耕地,其中1100亩种了花生。徐青松一家种了4亩花生,收获花生米1050公斤。2006年秋后,当地花生米收购价格每公斤不到6元,去年秋后,这一价格猛涨到8.6元。徐青松的4亩花生毛收入9000元。他高兴地说:“一公斤花生米过去最高到过7.2元,现在是8.6元,是历史上最高的价格了。”  养猪种地赚钱,农民当然高兴,但他们知道一个道理:有涨必有跌,大涨之后可能大跌。所以,许多人在喜滋滋地算着收入账的同时,心里也在嘀咕:未来会不会赔钱?山东省肥城市老城镇罗窑村村民孟宪玉从2006年开始养猪,没料到,刚起步就遇到肉价低、疫病重,一下子赔进去好几万元。去年以来,生猪价格大涨,孟宪玉又养了五六头母猪,已经卖了一窝小猪,纯赚了3000元。他说:“我们想长期养猪的,不图一头赚七八百元,最好是一头猪保持200元以上的利润。价格越平稳,我们才越敢养。”2000年前后,肥城市一年出栏生猪五六十万头,去年仅出栏30万头,生猪生产远未恢复“元气”,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些养殖户对现在的高价格心有余悸,有的人发了财,但心里害怕。

加工企业“笑不起来”

农副产品价格猛涨,给加工经营企业带来了双重压力:一方面,原料紧缺,企业有时被迫加价收购;另一方面,产品价格上涨,会导致部分消费者流失,造成销售量减少。两头挤压,无疑加大了企业的经营困难。  山东玉皇粮油食品有限公司年加工花生油10万吨,前年,花生米收购价格每公斤不到6元,现在已经上涨到近9元。面对原料紧缺以及由此引发的价格不断上扬的局面,企业为原料的收购绞尽脑汁,而从产品销售终端看,由于花生油市场竞争激烈,企业利润只能维持在原先较低的水平上。在这家企业看到,企业库存花生米仅有1000多吨,而正常的周转量需要两三千吨。公司副总经理许长征说:“我们好不容易和淄博签订了春节前供应1000吨花生油的合同,可现在就是原料供应不上。农民手里有很多花生,价格越涨他越不卖,我们收不到足够的花生。”  生猪屠宰企业山东银宝集团公司和山东八戒食品有限公司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据银宝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盘忠介绍,正常情况下,他们一天屠宰生猪2000头,现在只能屠宰1000头,因为猪源紧张,没有那么多猪宰杀,再者,猪肉价格高,销量减少了,宰杀多了,销售也会出现困难。在当地,生猪收购价格是每公斤17元,而银宝集团的猪肉销售价格是每公斤19元。2007年,八戒公司宰杀生猪17万头,比最多的年份减少9万头。虽然现在已是猪肉消费的高峰期,但2008年1月1日到15日八戒公司的猪肉销售量仅及平常销售量的六成。公司董事长田玉荣说:“现在宰杀一头猪毛利只有40元,基本上不赚钱。高物价下,都是受害者。”  高物价也让小商贩叫苦不迭。在山东省沂水县道托乡韩家曲村的集市上,仅有的三个肉摊也少有人问津。一名李姓女肉贩一边麻利地剔着骨头,一边抱怨说:“上年的腊月集上,一斤肉六块五,今年正好翻了一番。肉这么贵,谁吃得起?原来赶一个集能卖两头猪,现在杀一头有时候还卖不完。说起来,价钱还是便宜点好,买肉的人多,我们挣的也多。”

消费者感受真实压力

2007年1月到11月,我国价格总水平上升了4.6%。今年1月份受元旦春节因素以及大范围雪灾影响,我国CPI同比增速更是达到了7.1%,创下10年来的历史新高。由于肉、粮、油、菜等食品类价格涨幅最大,达到11.9%,所以,消费者感受的压力最为直接,也更为真实。  物价过快上涨,生活成本必然增加,最直接的后果是,部分人群特别是低收入者的生活可能因此更加困难。在济南打工的马洪亮一家,每天基本上靠吃大白菜过日子,猪肉、牛奶等涨价后,一连几个月不敢买肉吃,没舍得给上小学的儿子买牛奶喝。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中心)教授魏建认为,这一轮物价上涨的源头在于,前些年生产要素价格持续偏低,所以,基本上属于要素价格的纠偏,政府在进行调控时面对的难题之一,就是要保证低收入者的生活不能更加困顿,因此,需要政府加大对低收入者的生活补贴,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等。  对大多数人群来说,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尚不致降低生活质量,但对其消费信心会造成消极影响。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中心)教授魏建认为,物价快速上涨,对消费者的心理会产生一定压力,一方面,人们会担心,部分商品涨价可能会演变为商品价格的普遍上扬,进而在社会形成一种恐慌心理;另一方面,人们会为自己的收入增长水平能否超过物价涨幅感到担忧。在物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人们的心理会变得比较脆弱,对市场秩序甚至社会稳定都会构成潜在的威胁。资讯录入:yz88yz88

旅游热评
游戏攻略
桐城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