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在同情與理解中通達時代的幽微圖

发布时间:2019-11-08 22:58:20 编辑:笔名

在同情与理解中 通达时代的幽微(图)

很长时间以来,国内的文学批评生态一直不太理想:一方面,以高校职称评定系统支撑起来的过于庞大的学院批评过分专业化,太注重学理的分析和西方话语的演绎,却少有个人对文本的独到理解和洞见,这使得许多普通读者望而生畏;另一方面,部分评论家长期以来对“批评”这一身份葆有天生的优越感,好像评论家天然地处于文学生产机制的顶端,一部作品好不好,不是由作品本身说了算,而是出自评论家的话语效应因此,评论家与作品之间就不是平等的对话关系,评论家的解读,仿佛是对作品的俯视和恩赐这样的心态下生产出来的批评文字,自然是支离破碎的语言幻象,难以打入文本的内部,更遑论与作家形成良性的互动

但近年来,在一批更为年轻的评论家的努力下,文学批评好像又渐渐地回到了文学的现场虽然不能说他们的出现动摇了我们相对陈腐的批评生态,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股力量正以新的尝试在文学批评领域推动一场“无声的风暴”,而李德南正是这其中不容忽视的人物他不仅以评论家的身份写批评,更以参与做栏目主持等方式发现和挖掘一大批有创作潜力的青年作家他不仅是重构文学批评活力的关键人物,也是用批评来引领当下文学格局微型变革的行动者

李德南虽然出身于学院,但他身上没有学院批评的暮气,相反,通过细读他最近刚出版的批评集《途中之镜》,我看到了一种可贵的批评自觉:根植于阅读体验,发掘文本内部和外部的闪光价值,具备问题意识、反思能力,并融合政治、历史、现实等诸多维度的批评努力在我看来,李德南的批评,是一种大格局的批评,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把批评当成作家作品的附属品来生产,而是作为“独立之写作”来经营,在他笔下,批评是重新发现人生社会的幽微、传递个人信念的通道,它带有写作的成分,是独立的美文,而不是简单的肢解作家作品的工具

宝宝咳嗽用金振口服液
感冒咳嗽专用药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