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 72.初来乍到

发布时间:2019-09-24 16:05:12 编辑:笔名

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 72.初来乍到

本来周一早上的话小尤是不用早起的,不过因为今天是小尤等人进入男篮社的第一天,为了给螳螂个面子,小尤还是叫上森罗万象的众人在第一天的时候集体出动了。

所以呢,小尤现在要久违的去叫醒桂马了。

不过出乎小尤意料之外的是,桂马他居然在小尤还在洗漱的时候便打开房门走到小尤身边洗漱起来了。

“唉”看了站在自己身旁脱下眼镜洗漱桂马一眼,小用尤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眼困而眯着眼睛刷牙的桂马听到小尤那毫不加以掩盖的叹气声,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大白天的,叹什么气。”

“你不懂,作为一个个哥哥去叫醒弟弟的乐趣。唉,这么久了难得有一次可以这么做,你居然给我早起了,真是扫兴啊,桂马,你洗干净你的【哔~~】然后给我继续睡。”

“喂喂喂,什么哥哥叫醒弟弟的乐趣啊,一般不是妹妹叫醒哥哥才对的么,还有,你那种所谓的乐趣绝对是对你来说很爽对我来说觉得很糟糕的事情吧,还有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继续回去睡啊!!后那句话那里为什么要给我消音啊!让我超在意的!!不不不,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听了之后会觉得恶心的感觉。”后

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  72.初来乍到

,桂马以捂着额头做头痛装的姿势结束了他的吐槽。

“哦哦~~果真不愧是桂马。”听完桂马的吐槽,本来还有些犯困的小尤立即变得神清气爽了起来,停下了刷牙的动作,朝着桂马鼓起掌来。

“你这是赞扬我么?”看着对着自己鼓掌的小尤,桂马挑了挑眉,嘴角一扯,问道。

“当然,这是我真心实意的发自内心的对你致予的崇高赞扬。”这么说着小尤左手刷着牙,右手捂住自己的心脏的位置,用有些含糊的声音说道,但是小尤的眼神却是十分的认真。

“你这含糊的声音还有捂住良心说话的样子就已经出卖了你的眼神了啊!!!你这个魂淡!!即使你是认真的,但只是吐槽而已就获得了你真心实意发自内的崇高赞扬,你的称赞到底是多么不值钱啊!

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  72.初来乍到

!!!你这个魂淡!!!”

“哦哦~~”闻言,小尤哦哦了几声刷完牙,然后洗了一把脸后,小尤拍了拍桂马的肩膀,说道:“啊,桂马,多亏你一大早的吐槽,现在我觉得jing神多了。”说着,还对桂马露出了他刷完牙后能够反光的戒备牙齿。

“魂淡!!!果然是这样么!!果然是在引我吐槽么!!这还不说,我听到了什么?我的吐槽居然可以让你jing神,你个魂淡不是抖么!什么时候连抖也当上了!!哈!你这个混混混蛋蛋蛋蛋啊啊啊啊!!!!”喊完之后,桂马一副燃尽了的样子喘着气把双手按在洗手盆上。

看着一副燃尽了的模样的桂马,小尤的嘴角露出了大大的微笑,重重的拍了拍桂马的肩膀,笑道:“看,就这么几个动作和几句话语就把你弄成这样了,你说,我是还是?哈哈哈哈哈~~~”说完后,小尤用那种大反派似的笑声离开这里,走向客厅,留下摆着一副‘啊,果然我还是太年轻’的桂马。

“果然,趁着桂马那小子还没有完醒过来的时候是容易挑逗的啊。”如此想着,小尤看着餐桌前的早餐,与已经坐定等着他们两个一起吃早餐的麻里闲聊起来。

“嘛,你们两兄弟的感情还真是好呢,一大早就那么亲密了。”看着小尤,麻里笑道。桂马刚刚说话的声音,即使是在客厅的麻里也清楚的听见了。

“作为兄弟,这不是很正常的么。”闻言,小尤回以一笑。

几分钟后,洗漱完毕带好眼睛的桂马走了过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瞪了小尤一眼,然后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什么什么?你们两兄弟居然在眼神交流,是在排斥妈妈的么?”看到了桂马的动作的麻里立即说道。

“哼,谁会跟这个刁民眼神交流。”

“嘛嘛,桂马又在害羞了。”

“麻里,你知道就好啦,不要说出来。这样会让桂马加不好意思的啦。”

“啊,也对,对不起啊,桂马。”麻里闻言不由得双手合十对桂马说道。

“你们两个是一伙的么,是故意一起捉弄我的么?”看着一脸淡然的小尤和吐着舌头的麻里,桂马嘴角抖了抖,说道。

“我开动了。”没有回答桂马,小尤双手合十说完这句话后便吃着自己眼前的早餐。

“啊,我开动了。桂马,你也点吃哦,冷了就不好吃啦。”

“这两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这句话桂马并没有说出口,而是在心里想的。为什么不说出来,因为桂马可不想继续被他们调戏了。

“我开动了。”于是,意识到总控是找不回场子的桂马也只好乖乖的说了这句话之后化悲愤为食y,大口大口的解决起眼前的早餐起来。

吃完早餐后,小尤与桂马两人带上各自的便当后和麻里说了一声后便出门了。

在前往学校的路上,森罗万象的众人开始汇聚起来。相互打起招呼,在学校门口,因为梨斗是足球部的成员,在男篮社只是挂名的而已,所以便与众人告别。其余七人便一起来到篮球馆门口。

推开大门,便看见有不少男篮社的社员在训练了,而作为监督的螳螂则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社员们训练。听见球馆门被推开的声音,不论是螳螂还是在训练中的男篮社的成员们都扭头看去,当发现是小尤等人后螳螂是感到惊讶,而男篮社的成员则是表情复杂了。

毕竟在周三的时候小尤已经和他说了除非有必要不然他是不会来参加训练的,言下之意即是如果不是螳螂他亲自要求来集训,不然小尤就不会出现在球馆。所以,当螳螂他看到小尤等人不请自来的时候也是有些惊讶的,不过很这种惊讶便变成了喜悦。小尤在螳螂他没有邀请他的时候来了,说明小尤他还是给他这个当监督的面子的,所以螳螂还是挺高兴的。

带着笑意,螳螂迎上了小尤等人,说道:“来了啊,那就先去慢跑三圈,再做完热身运动后我来帮你们量身布置训练任务。”

闻言,小尤等人皆点了点头。

“嗯。那就麻烦教练呢了。”小尤说完这句话后便带队慢跑去了。

一系列热身完后,小尤找上了螳螂,说道:“教练,我们讨论了一下,虽然放学后依然不会来参加社团活动,不过我们以后都会来参加晨练的。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听着小尤的话,螳螂乐了。连忙点了点头,对于螳螂来说,小尤的朋友其次,重要的是小尤本人。虽然只是来晨练,不过对于自己的调教很自信的螳螂还是有自信让朋也、夏阳与小尤三为王牌球员磨合好的。但是他却不知道小尤不单止有专业的篮球知识(自学)还是一个特别有想法有主见的人。

“特别是他们,还请教练你多多指教一番。”看着螳螂点头,小尤便让开身子,让螳螂得以看见朋也他们,说道。对于自己,小尤并不担心,担心的只是近次郎他们,毕竟,因为之前对篮球不感兴趣,所以他们的球技水平并不高。而他们又说既然进了男篮社起码要学会基础,所以小尤才特意的请求螳螂。

小尤接下来的话让螳螂愣了愣,然后便看向了小尤身后的众人,说是在的,在螳螂看来,除了和小尤同级的龙儿与近次郎还有三年级的勇太三个防守人外其他人他都看不上眼。不过,自己队里大牌的人开口提到了,螳螂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螳螂大手一挥,把一个半场交给小尤一伙人使用,并且手把手的教导除小尤和朋也外的算不上是菜鸟的菜鸟们。看得原男篮社的成员们一愣一愣的。这哪里是他们那个尖酸刻薄严厉毒舌的教练啊。

“这货不是我们的教练这货不是我们的教练”

一时间,原男篮社的成员们的脑海中介忍不住这么想到。

螳螂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特别是被螳螂赶出半场的那些原男篮社的成员看向小尤等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不善了。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霸占分配给我们的半场!!凭什么!!难道就因为那个该死的高个子学年第一炼狱寺尤!?”

这是他们对小尤等人的羡慕嫉妒恨的情绪揉合而成的终情绪。

当然,对此,不论是小尤等人还是螳螂都没有察觉到原男篮社的成员的情绪变化就是了。

看着明显带着愤懑情绪过来的队友们,竹中夏阳不由得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安慰了他们几句。随后便看向了小尤,发现小尤与朋也因为螳螂现在正在教导朋也等人,所以两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看着正与朋也又说又笑的走来的小尤,竹中夏阳不由得想到:“炼狱寺尤,你的到来对于男篮社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关于这一点,就只能靠时间来验证了。

滨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晋中癫痫病医院费用
铁岭治疗白斑的医院
北京熙仁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