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法为道 正文 第十九章 火系魔力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3:13 编辑:笔名

魔法为道 正文 第十九章 火系魔力

两个狐族兽人逃跑的速度很快,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钻进了远处的一片密林,不见了踪影。从王生身边不住掠过的一队队追兵,也跟着她俩的脚步冲了进去。

王生躲开人们的视野,找了个不起眼的土窝窝跳进去,才终于放松下来,刚才的‘飞轮风暴’已经把全身的真元都消耗一空。此刻他浑身乏力,一根手指都懒得移动,只能伸开手脚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运起《长生经》慢慢调息起来。他这一躺就是一个多时辰,直到月上柳梢才有力气爬出土窝窝往来路走去。

王生再次看到‘蓝卫城’的时候,已经是初更时分,城门早就关闭了。城外的官道两侧是一大片的简陋房屋,还有几家粗鄙的酒店饭铺,有一些佣兵流民在里面喝着劣质的麦芽酒,说着不着边际的大话,那些油腻的门帘里,不时传来女人被酒鬼调戏后的尖声叫骂,还有各种粗嗓门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王生在这片房屋的外围,找了一间没人的破木屋,打算在这里将就一夜,明天就赶回‘浦蓝商行’去。他可不敢在外耽搁太久,要是孙胖子回来看不到自己,发动起‘紫莲穿心’来,那可了不得。

这间破木屋也不知道是谁留下来的,里面存放了许多稻草干柴,王生一屁股坐在稻草堆上,便迫不及待的从空间里拿出火系魔晶借着明亮的月光研究起来。

这两块据说是很值钱的火晶,其中一颗是红色的六面柱形晶体,摸上去暖暖的非常舒服。而另一颗魔晶,现在还是暗红色的肉块,装在水晶瓶子里,被一种蔚蓝色液体浸泡着。再凑近些就能看到这肉块的表皮,正在一点点的剥离融化,里面不时的有红色的亮光闪过。

在乱葬岗的时候,那个猪头人曾经大声嚷嚷过,他说这颗魔晶并没有凝好,还要在蓝草液里在浸泡几天,变成魔晶才能使用。

王生现在终于明白,原来他当初自己挖出来的风狼肉块,只是风系魔晶的半成品,还需要经过蓝草溶液浸泡才能变成晶体使用。怪不得这天元大陆的人,如此重视蓝草呢,原来这是转换魔晶的重要物资呀。

当初风系魔狼的魔晶,差点要了王生的小命,可是也给他带来了风系魔力,为他打开了魔法世界的大门。现在王生看着手里的火系魔晶,让他纠结了半天,最终他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研究欲望,分出了一缕真元,小心的探了过去。

这一缕真元走的很慢,就像羽毛一样在那颗凝结好的火晶的表面扫了一下。就这一刹那时间,王生立刻感觉到这颗火晶有了回应,在他把真元收回身体的时候,带回来一丝炙热的气息,这应该就是火系魔力了,这股气息同上次的风系魔力一样,因为找不到存储的位置,在王生的身体里上下乱窜。

好在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王生连忙把两块火晶收回魔力空间中。开始用自己的真元主动引导,慢慢的把火系魔力都收敛起来,让它们在‘手少阴心经’中不停地流动。木从风,肝属木,心属火,既然风系魔力能在肝经里运转,这火系魔力就能在心经里流动。王生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些魔力果然遵从五行八卦属性,自从进入到‘手少阴心经’就没在出去,只在这道经脉里来回的逛荡。

‘手少阴心经’脉络很短,身体两侧各有九个穴位。此时随着火系魔力不断地运转,王生觉得自己两个手臂从腋窝的极泉穴,到小指的少冲穴,好像有一道火线在不停地灼烧,而他的心脏,更像是架在火炉上烧烤一样被烫的难受,火系魔力狂暴的一面慢慢地展露了出来。

“心火烧,心火烧,心飞扬~关不住了~”不知道为何,在这万分痛苦的时候,王生竟然想起了前世听过的一首老歌。而他此时的情况就和歌中唱的一样,由于‘手少阴心经’实在太短,根本消化不了这一丝精纯的火系魔力。

无论王生怎样念诵《静心咒》收敛心神,这狂暴的魔力终于还是关不住了,一点一点的从他左手小指的‘少冲穴’渗了出来。

这些渗出的火系魔力虽然稀少,但是也吸引了少许游离的火系魔力前来汇聚,在夜色中燃起一朵朵火花。王生看着眼前美丽的景象,吓得汗都出来了,他现在可是躺在稻草堆里呀。

王生现在想要逃跑已然来不及了,何况他现在体内的情况和当初吸收风系魔力一样疼痛麻木,动一根手指都费劲。就在王生呲牙咧嘴的往门外挪动的时候,那些升腾摇摆的朵朵火焰,终于有一片落在了稻草堆上,一眨眼的工夫,干枯的稻草就燃起了一尺多长的火苗。

王生现在只想抽自己两个嘴巴,你说你是不是傻,玩火就玩火呗,还坐在草垛上玩,怕自己熟不了是咋的?但此时后悔已迟,几个呼吸间,熊熊火焰就把王生包围了起来,他的衣服也跟着冒出了黑烟。

全身内外剧烈的疼痛,还有阵阵肉香,让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危机中王生放弃了体内的防守,忍着剧痛把本就不多的真元全部转化成风系魔力,从双脚‘大敦穴’喷射出来。

一时间疾风卷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风借火势、火借风威,王生好像坐在火箭上一样,“咻”的一声就被弹射了出去。他的脑袋一路破关斩将,撞碎了房梁和房顶,带着一溜火光在天空中斜斜的翻起了跟头。

“又要挨摔了,这是今天摔的第三次了吧,早晚摔散架了事。”这一次王生被弹上去足有三丈多高,哗啦啦的砸进了不远处的一个灌木丛中,咕噜噜的又滚到了下面一个小水沟里。

这一连串的打击终于把王生击垮了,在他拼尽全力地蠕动身体,让自己的脑袋离开水面的之后,就这样半躺在水沟中晕了过去

当王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此时已是盛夏时分,炽热的阳光照在他满头的伤口上火辣辣的疼。他晃了半天脑袋,慢慢爬到岸边,把堵住口鼻的垃圾水草都抠出来,便开始调运真元全身查探了起来。

经过两次火烧,王生浑身上下多处被烧伤,他衣服也已经千疮百孔,最疼的还是他的脑袋,也不知道那破屋子的房梁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竟然这么硬,愣是把他的头顶撞出来鸡蛋大的一个鼓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昨晚那狂暴的火系魔力已经消失不见,他的‘手少阴心经’经过了这一次的磨练,明显强劲了不少。

好在这里位置偏僻,到现在都没有人发现他这个近乎裸奔的小孩子,王生把身上残存的布片都围在了下身,沿着大路往‘蓝卫城’走去。

‘蓝草佳节’还有三天就结束了,进出城门的人群仍然很多,因为他没有身份牌子,又是衣衫褴褛,看门的士兵根本不让他进城。王生只能费尽唇舌央求半天,又许下很多好处,才说动一个换班的士兵答应带他去一趟“浦蓝商行”。

他们俩在拥挤的街道上走了半天,才来到商行门口。蓝草节带来的大量游客,为这座城市增添了大量的购买力,今天“浦蓝商行”里面也是热闹得很,胡掌柜和几个小伙计,每人都要同时应付好几个客人。

大堂内几层的货架上已经有不少位置都空了出来,尤其是摆放魔光玉的那一排,早已经空空如也,尽管如此仍有不少买家留下名字定金在那里喊着要求预定。

眼见的狐狸掌柜,回头间看到王生站在门外,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跑出来一把抱住。那个守城门的士兵,见王生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便舔着脸过来讨要赏金,往常吝啬的胡掌柜这次非常痛快,付了两个银币把他打发走后,拉着王生就往后院跑。

他们两个人才进了内院大门,就听见正房屋里传来了一阵,孙胖子歇斯底里的叫骂声。胡管家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老爷,老爷,孙贵少爷回来了,孙贵少爷回来了。”

刚喊了两声,正房里正在吵架的孙家父女就飞奔了出来。他俩看到浑身是伤的王生站在眼前,都乐的合不拢嘴了,两个人拉住王生的胳膊,紧紧的握在手里,生怕他会飞走一般。

孙胖子把王生带进屋里,便从他身上的魔法空间中,把那两块火系魔晶摸了出来,眼见自己家的宝贝全都失而复得,这几日的愁云终于散去,笑的他嘴都合不拢了,硕大的肚皮好像皮球一样上下不住颤动。

他收好魔晶以后,一叠声喊着胡掌柜赶紧备车,要带着孙贵少爷去治伤,一旁的孙芸也一改往日里刁蛮的脾气,端出饭菜来嘘寒问暖。要是王生不知道这一家子都惦记着吃自己的肉,没准还真会被他们这股子热情劲给感动了不可。

景德镇男科
汕头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安庆白癜风好的医院
景德镇男科医院
汕头好的癫痫病医院